21世紀是全民社交的網絡時代,中國社交網絡的使用率超過了90%,幾乎所有的網民都在使用微信、微博、QQ等各類社交軟件。值得一提的是,目前熟人社交的微信、QQ已經無法滿足年輕人日益增長的社交需求,陌生人社交平臺在90后及00后群體中正悄然盛行。小眾社交類產品可謂“五花八門”,從內容的差異到社交關系的不同,都代表著小眾產品發展的豐富多彩。坐擁中國社交頭把交椅的騰訊一直在積*試水小眾社交,探尋下一個“微信”。

騰訊陌生社交的探索(融躍CMA

2019年7月,騰訊就陸續推出糖罐社區、卡噗、貓唿、回音、輕聊、有記、燈遇交友和騰訊朋友,共8款陌生人社交產品。隨后的2020年,騰訊再接再厲,又陸續推出了4款陌生人社交產品,分別是去聊、歡遇、HOOD和輕緣。短短一年半的時間,騰訊已經推出了12款社交產品。但截止目前,貓唿、回音、燈遇交友和歡遇這四款產品均已下線,糖罐社區也無法正常使用。騰訊在陌生人社交賽道短時間內已經折戟了近一半的兵力。而其他社交產品,去聊作為婚戀交友型產品,本質卻是微信“附近的人”這一功能的延展;卡噗作為一款3D虛擬形象交友產品,本質上只是將QQ的厘米秀功能進行了延展和豐富;不僅如此,輕緣、輕聊、HOOD這三款產品也與頭部陌生人社交產品,有著邏輯和功能上的雷同。

騰訊的社交焦慮

騰訊亟需尋找行業突破口?;ヂ摼W公司都想擁有一款屬于自己的爆款社交產品,即便是已經占據熟人社交領域*地位的騰訊,也同樣想在陌生人社交中占據一定的話語權。社交之于騰訊,好比樹根之于林木。近些年層出不窮的陌生人社交產品不斷分食著社交這塊“大餅”,使得以社交起家的騰訊不得不積*布局搶占陌生社交領域??v觀騰訊社交領域的發展,1999年QQ誕生,12年后在QQ大戰疲軟之際及時推出了微信,為自己成功續命,如今又10年過去了,社交賽道平靜的海面下暗潮涌動,騰訊亟需找到行業突破口,再次為自己續命。

競爭對手在社交領域的逐漸崛起。字節跳動先后推出“多閃”和“飛聊”、京東上線“梨喔喔”、阿里孵化“real真我”、百度押注“聽筒”,微博力推“綠洲”,搜狐發布“狐友”,陌陌打造“ZAO”……幾乎每一個叫得上名字的大公司在今年都為自己配上一個或者多個社交產品。許多創業公司也在試圖用一種*的玩法打造爆款,如地圖社交,僅這一個細分賽道就又出現了不同玩法的社交新秀,熟人互動Spot、信息交互Alice、鄰里社交大茄來……

線上交友成為獨居青年的主流交友方式。據《2020 獨居青年生活洞察報告》顯示,26-30 歲成為獨居主力人群,64.83%的被調研對象選擇通過社交軟件結交新朋友,線上交友是不少獨居青年們緩解孤獨的“必選項”。

小眾社交面臨的困境(融躍CMA

難以突破社交格局。社交領域的版圖經過多年發展已經比較固定了,騰訊牢牢把握即時通訊的王者地位,微博則掌握著開放資訊的流量陣地,貼吧、天涯、虎撲、知乎、豆瓣等社區平臺,彼此之間和平共處,安守一隅……表面上各大社交平臺遍地開花、繁榮成長,但實際上在已有的6000余款的社交軟件中,除了發現新大陸的抖音與快手通過“短視頻呈現”這種降維打擊的方式成功破局以外,大部分社交平臺都處于隨時面臨沖擊倒下的窘境之中。

缺失自組織社交功能。小眾社交在邏輯上可以存在的*原因,是由于興趣可以作為先行官,將一部分人加以標記,并召喚到自己的流量池里。缺乏自組織的社交功能成為小眾社交無法彌補的先天缺憾。這其中,缺少原始流量成為了*痛點,沒有原始流量的氛圍塑造與話題積累,很難讓一個新生平臺取得用戶信任。

雖然小眾社交面臨著諸多問題,但對于互聯網巨頭來說,所有陌生人社交產品面臨的問題它同樣也要面對,雖然它可能擁數據和流量,但要開墾一塊新的試驗田,所有新社交產品都是在摸著石頭過河。因此,不論是對于騰訊還是其他互聯網公司,做好社交產品都并不是容易的事。陌生社交如果追求小眾則會導致人群太窄,追求大眾又會陷入紅海,小眾社交的未來將會如何發展需拭目以待。

參考資料:

i黑馬《小眾社交圍剿騰訊》

人人都是產品經理-錦鯉財經《前仆后繼的小眾社交沒有春天?》

RUC電子商務創新創業案例 《4個月連推8款社交產品,騰訊的社交焦慮》

人民論壇網《為什么越來越多的年輕人使用“陌生人社交”平臺?》

人民網-人民創投《巨頭包圍下,小眾社交App能否跑出黑馬?》

免責聲明

獨享,不如眾享

本文轉載自CMA訂閱號,轉載目的重在分享,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刪除